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章开沅先生逝世学生说他是桂子山上最亮的一颗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1-05-29 14:58:30 来源:网易教育
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章开沅先生逝世学生说他是桂子山上最亮的一颗星

  极目新闻记者 国倩 向一帆

  通讯员 党波涛 李鸿

  5月28日上午,极目新闻记者从华中师范大学获悉,享誉海内外的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华中师范大学前校长、人文社科资深教授,华中师范大学中国近代史研究所创建人,章开沅先生,于2021年5月28日8时15分在武汉逝世,享年95岁。

  

  章开沅先生

  “他总是那么的平易近人,对后辈也多有提携,得知他离世的消息后,我的心情很复杂。”昨天上午,华中师范大学前校长章开沅在武汉逝世,作为享誉海内外的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章开沅老先生博学严谨,深得后辈尊敬喜爱。在得知章老先生逝世的消息后,极目新闻记者来到华中师范大学中国近代史研究所,探访他与同事和学生间的点滴小事,该校中国近代史研究所一名老师这样告诉记者。

  生前经常到办公室与后辈交流

  在华中师范大学中国近代史研究所所在的大楼前,共有18级台阶。由于大楼电梯设在二楼,需先经过大楼正前方的阶梯方能搭乘电梯。每次来到办公室,90多岁的章老先生都会自己走上二楼搭乘电梯。“每次上下楼梯,章老师是绝对不允许其他人搀扶的。虽然他已经这么大年纪了,如果有人要扶他,他还会生气。”中国近代史研究所一名曾和章老先生的共事过的老师说,为此学校还特意在楼梯两旁装上扶手,方便他上下楼。

  

  章开沅先生

  这位老师回忆,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未暴发之前,章老先生几乎每天都会来到办公室,阅读论文、写文章、与学生后辈交流,也会在办公室内会见各方好友。“章老师很喜欢和年轻人接触,很喜欢交朋友,经常有他的好友、学生来这里找他。”

  

  章老生前办公室

  极目新闻记者走进该大楼内6楼章老先生的办公室,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装着满满书籍的书柜。办公桌上,还放着一些资料书籍。桌旁静置的富贵竹长得郁郁葱葱,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这些书只是章老师藏书中很少一部分,我们学校的档案馆和资料室还有很多他捐赠的书籍。”章老先生的同事说。

  

  章老先生办公室桌上的照片

  办公室被屏风分隔成两个区域,一边为办公区,一边为会客区。会客区的墙上,挂着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魏谦赠送他的三组版画,画中是孙中山、黄兴、李大钊、廖仲凯等著名革命先驱一些叱咤风云的人物形象。在组画的下方,摆放着一张长幅照片,照片上写着“毛主席和刘主席等国家领导人接见参加全国青联第四届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中华全国学生第十八届代表会议全体人员合影”。同事说,章老先生是个老革命,从办公室的陈设就能看出,他对那段日子很有感情。

  “平时章老先生总是经常教导我们说,要把论文和社会、大众紧密结合,要做扎实的东西。”华师东西方文化交流研究中心的一名老师说,章老经常给大家提到“参与史学”,鼓励后辈们做学术要进到社会中去,“不能只在大学校园里一群人做学问。”

  学生说章老是心中最闪亮的星

  “在我的印象里,章老先生十分平易近人,讲话也很幽默,学生都很喜欢他。”华中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研三学生徐佳晨,是该校新闻传播学院恽代英采访团团长,作为学生记者,她也曾与章开沅老先生有过三次合影。

  2013年,作为学院新生代表,徐佳晨第一次在学校110周年的校庆上见到章老先生。“那时刚进校,还不太知道他是谁,但听学长学姐介绍过后,就想和他拍张合照。”徐佳晨说,虽然活动已经结束了一会,但章老先生人气很高,不停有人上前希望能与他合照。老先生看到这个场景也觉得很高兴,一直满足同学们拍照的需求。在轮到她和同学上前拍照时,章老先生还主动问起她就读于哪个专业。

  

  徐佳晨(右)和章老合影

  第二次和第三次合影,是2015年徐佳晨作为学生记者配合老师,找章老先生口述校史时拍下的。“这两次见面给我的印象很深,章老先生谈校史,并不是平铺直叙的讲述,而是通过一个个的小故事整段串起,有时还会讲个段子,现场氛围特别融洽。”徐佳晨回忆说。

  同样是因为采访,该校大四毕业生唐屹也曾有幸与章老先生有过一次“亲密接触”。“两年前,我们要给学校的一场活动拍一段章老先生的寄语,害怕长时间的拍摄老先生的身体受不了,所以我们提前准备了一些内容,没想到他竟一口回绝了我们。”唐屹说,与章老先生的这次见面给他留下非常深的印象。他说,原本是不想耽误章他老先生的时间,没想到他对小事都这么认真。后来,章老先生又重新对着镜头,说出他对学生们最真诚的寄语,并在拍摄结束后,主动留下同学们,和他们一起拍摄合影。

  这样一位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老人的离世,让华中师范大学的同学们感到深深的遗憾。当天下午,在华中师范大学南湖校区一间教室内,该校公共管理学院行政管理专业的数十名同学们在上《形势与政策》课之前,集体进行3分钟默哀,悼念逝去的章老先生。大二学生刘伟说:“桂子山上最亮的一颗星,您一直活在我们心里。”

  还有一本尚未来得及出版的书

  “虽然和章老先生年龄相差40岁,但我内心觉得他是一位良师益友。和他相识的十多年里,我不仅学到了如何做学问,也学到了如何做人。”回忆起和章老先生的点点滴滴,武汉“布衣参事”陈勇如数家珍。

  

  陈勇与章老合影

  多年来,陈勇倾心致力于武汉近代史探本溯源的工作,收集了海量的老照片、文献及历史实物。说起和章老先生的缘分,还要回溯到2007年,当时的陈勇经过4年的寻访,找到了一位在1938年武汉沦陷历史阶段救助过2万武汉难民的外国人,当时这名外国友人是东湖卫生疗养院的管理者,“这段历史被挖掘出来,这座疗养院之于武汉的意义重大,旧址应该得到保护。”

  

  章老先生在陈勇家与之交流讨论

  于是陈勇便给心中敬仰已久的著名历史学家章开沅先生写了一封信,希望章老能向政府建议将这一处旧址保护,“没想到我信中的建议被章老采纳,他还专门写了报告转给省里的领导。”就这样,在东湖边这座蕴藏着历史的4层楼房被很好地保护了起来。“一个未曾谋面的市民的声音,没想到章老会这么重视。”

  

  为书籍题词

  陈勇说,2009年在一次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活动上,他终于第一次见到了章老先生,亲切、随和是他对章老的第一印象,由于两人均对华师校史颇感兴趣,很快他们有了共同话题。得知陈勇正在收集关于华中师范大学的前身——文华书院的历史影像、书刊、文献等资料,并希望能得到章老的指导时,“老先生随即表态要全力支持我,让我受到了莫大的鼓舞。”陈勇说,后来章老便和他一起筹备起一本名为《华大老照片》的影像书籍。“要和学界泰斗合作出书,这使我感到非常的幸运。”

  

  章老先生为《华大老照片》一书写的序言手稿

  2016年10月,90岁高龄的章老先生爬上4层楼,亲自来到陈勇家询问书籍筹备进度,和陈勇一起探讨交流,确定书的结构和主题。“三四个小时的交谈中,老先生耐心地为我一一解答困惑。”陈勇说,交谈中章老很尊重他的意见,“他是学术圈的大学者,我只是一个圈外的业余爱好者,章老的谦虚和不吝表扬后辈,让我很受鼓舞。”

  

  原计划今年出版的书籍样刊

  这本还未面世的《华大老照片》自2011年起,前后已筹备了10年时间。陈勇说,这十年里这本书籍一直在不断完善,本计划今年内出版,但因章老的逝世暂时推迟,“在章老的精神鼓励下,我会继续把这件事做完,完成我们共同的愿望。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极目新闻”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报酬。24小时报料热线027-86777777。

原标题: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章开沅先生逝世学生说他是桂子山上最亮的一颗星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